他走到了她的床边,伸手小心地碰了碰她的脸颊,一张充满阳刚之气的脸此刻竟带了几分柔和,唇边带着一丝浅浅的笑。她还是醒了,起身看到他站在自己床边被吓得尖叫一声又赶紧捂住了嘴。她看着他那熟悉的眉眼,眼中的泪忍不住落下,怎么都止不住。“傻丫头。”他搂住她微微叹息一声,爱怜地吻了吻她的额头。她在他怀里哭得浑身颤抖,却连一丝声音都没发出。他心疼地搂紧她:“好了,我回来了,不是吗?”她抬头委屈地看着他,他笑着点了点她哭红的鼻尖:“我平安回来了,以后我就陪着你了,好不好?““两年了,你抛下我走了两年了。”他疼爱地抚着她的脸:“我还你一辈子。”

“药郎,明日我便是成了别人的娘子.你可后悔”黎娴在离别前问道.“不悔”他听闻竟是弯起了嘴角.黎娴是这京中有名门户的小姐,口中的药郎则是救她回来的恩人.黎娴有意,但药郎从未表示过什么.他们便是在药谷之中偷偷来往.不知是何时京中来了一户家财万贯的人家,看上了她并上门提亲,而她却是连那提亲的公子都未见过.“小姐,您要开心点啊”外面鞭炮作响,房中为她梳妆的丫头提醒着.洞房之中.“刚才我来怎么没哭,你可是很爱哭的啊”他疑惑.“哭了妆就不美了,还怎么嫁给你”黎娴看向药郎,呵呵的笑了.

她是一只白狐,他是她的救命恩人。从此,白狐便化成人形每天守着俊俏的公子直到,他要成亲她伤心欲绝,打算离去。却终是狠不下心,只是每日不再与他说话大婚前夕,他说,再不出来我就真要跟别人成亲了她急忙现形,他揉了揉她的脑袋,我不逼你你是不是就打算一直不说啊她羞红了脸。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他已忆不起孤单了多少载。那个如火般热情艳丽的女子,惊艳了他的眼,惊扰了他的心。他知道,他们不能在一起;他知道,她已有心仪之人。可是有什么可以阻止他的心为她跳动?她鼓起勇气向魔君诉说爱意,却是满目失落而归。他找到她,可是她说,你我仙魔殊途。听此,他笑了――扰乱天宫,剔除仙籍,堕入魔道他说,为你,入魔又何妨。

“相待一世,十里红妆可愿?”“自然!”他扬马战骑,兵戎沙场,铁血黄沙……她豪情天下,镇守家国,相待相望。万马嘶鸣中,他血眼遥望“我……若不在,望卿安好……”……终……她盛嫁拥他入怀。“许我的十里红妆还未相予,你怎可撒手离去?”那巾帼女子,红衣若血,灼谁一生……成沙。【曾诺相待,我自会守住你身后的城,安好一生,只是……身倦心死】

十五岁的他从雨地里捡回六七岁的女娃,并收做徒弟。每日教于她书画,剑法,琴曲,十年相伴如一日。那夜他酒醉,压她在床上,吐着酒气诉了一腔真情。听罢她缓缓闭上眼叹气。“从此你便不再是我师傅。”“那…”他一时间慌了手脚,“不是师傅…那我…”她睁眼巧笑嫣兮,“以后做我夫,可好?”

花丛深处匿良人。便这样悲凄余生?缘起缘落追逐一生。今日有人心如死灰,亦有人赴汤蹈火。花落三秋,不见人来。“烙在我心头的点点朱红,如今盘旋萦绕成丝丝红线,将你我牢栓相思深处,醒不来,挣不开...”他从花丛走出,岁月如梭却不伤着浅浅笑过“我回来了...”

他曾说,此生宁负天下也绝不负你。你若离开,我血洗整个武林。她终是离开了,师兄冒死闯枭阁,将她带了出来。他大开杀戒,血洗武林,人人闻而惧之。所谓正派人士,不过是将自己扬名立万的机会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他们以她为诱饵,引他上钩,他明知是陷阱依然往里跳。数百支弓箭对着她,他揽她入怀,以身为盾,替她挡下所有伤害。她撕心裂肺的叫声贯穿了他的耳膜,他微笑“你也是爱我的。”她泪如雨下,不爱天下人,独独爱我,如此深情,怎能不心动。抱着满身是血的他“这次救不了你,我陪你。”她将箭羽插入自己胸口,妖艳的红色蔓延开来,和他的血融在一起。他穷凶极恶十恶不赦又怎样,我只看得到他的温柔和深情谁也比不了

《三生三世枕上书》最好的感觉是当你朝他看过去时,他已经在凝视着你

古风美男

古风美男

古风美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