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等我三年。”“好。”“落,你相信我,三年后,百里红妆,我娶你过门。”“我信你。”三年后,她独立桥头,却不见当初许诺的少年。同时,皇城之中,他封左相之女为后,却不知,她在分别的桥头肝肠寸断。(最是无情帝王家,是我忘记了)

他是一国太子,她是丞相之女,他自小不喜人亲近,除了她,他从来都不信人,除了她,她也是对他一腔痴情。太子继位,血腥风雨而来,后宫嫔妃也逐渐增多,他迟迟未立她为后,甚至最后,将她推给了自己的兄弟。那夜,她身披红装而来,质问他“为什么不娶我”他笑“因为我不再爱你”她黯然离开。那天,他大醉一宿,旁人问“殿下为何放了她”“她是个软心肠,后宫不适合她,我更不可能为她放弃天下”【不能保护好你,就放开你】

“你又躲着我。不过,我还是找到你了!”清脆悦耳的少女声音自竹林外响起。他正潇洒自在,听闻声响,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暗自嘀咕“怎么到哪都躲不了她呢!”“你在想怎么就躲不掉我吧!因为我们是上天注定啊!”女子欢快的从身后冒出。“好好好!我们上天注定!”他无奈回到。“难道不是吗?这么勉强,那我回去就另嫁他人去!”女子转身欲走他一把拉过她紧抱在怀,怒斥道“若你嫁一人,我便杀一人。看这天下男子谁敢娶你!”女子娇笑连连,幸福满满!

他对她可谓是一见钟情,沉迷于她的笑,可注定,她只得嫁给自己的哥哥。他每日逗她开心,在她不开心时,拌她左右,可是她都冷眼以待,他知道,她喜欢的是自己的哥哥,他无资格与他争,眼睁睁的看着她上了花轿。他要出征:“我定会活着回来见你。”“你明知道,我喜欢的不是你...何苦还要这般。”他未做吭声,对她浅笑。她被人诬陷,他在她身边:“我信你。”她心爱之人已死,她痛不欲生,皇位空悬,大臣要让他登基。她对他说:“我想..让我儿子做皇帝。”他答:“好。”他临死前,躺在她怀中。她道:“若是我第一个遇见你,那该多好。”他答:“那我来世...早些去..找你。”――孝庄皇后

她被家人送进宫,她并不想做嫔妃,掩盖倾世容貌,甘做一个宫女。谁知,还是逃不过这命运,她当上了贵人。还好,她的肚子很争气,为皇上生了个男孩儿。但是她知道,他不爱她,他只是喜欢皇后罢了。她恨,她那里不如她,她知道他一生最看重的就是这万里江山,还有她。她儿子继位,她辅佐朝政,垂帘听政。她把他的万里江山弄垮。她把他心爱之人害死。她只知道,她爱他。――慈禧

永安,永安,月国永安公主月雪琪。“灏哥哥,灏哥哥。”她总跟在他身后。他无心帝位,却为了这个女子,势必君临天下。可他君临天下之日,便是她嫁人之日,嫁的人是俊国太子。无她,江山与他而言,无用。“琪儿,跟我走吧。”他来到她的新房带走了她。为她,他毁了俊国。“琪儿,如今我终是有能力护你了。”他望着他心心念念的人道。“灏哥哥,若那日你去晚了,琪儿已自裁。如若嫁予琪儿不喜欢的人,倒不死了也罢。”“痴女子。”他唤。他册她为后,十里红妆。【君临天下只为你,拼了命也要护你。】

娶她之时他曾说“此生唯爱卿一人。”她粉面含春,娇若桃花“我亦然。”为人新妇不过三月,他要纳妾。她说“你说过只爱我一人的。”他说“可是没说只娶你一人。”她愕然,含泪应允。从此,搬出主屋,住到偏院。他也曾主动示好,抱着她的手被她躲开。他吻她嘴角,她侧头,说出一字“脏”。他恼怒,甩袖离去。她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泪如雨下。【爱你一人,却不能娶你一人。殊不知,我对你的真心】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一见误终生,不过如是

花飞花落花无痕,蝶飞蝶走蝶无情。莫待无花空折枝,到头走来是路人。

为君痴,为君恋,为君泪两行。为君笑,为君悲,只愿君笑眉。断情崖,绝情谷,割断情缘线。末白头,末偕老,相遇不相缘。

忧心忧民,却抵不过点点星辰。蝴蝶纷飞,却不过流年似水。烈火焚烧,却抵不过魂飞魄散。烛火幽幽,却抵不过狂风暴雨。我是谁?我为谁生?我为谁死。蝶儿纷飞。烛泪滴溅。莫以白首,莫以白头

太子长琴,我知道你并不是如你所言的决绝,你同我一样,都在装傻,为的是放下,是更好的相处。隐忍了太多,不能深情,只好绝情。我心怨你,你在怨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