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图&动漫单,仍是满就送实体

还是一样的配方却是不一样的实体奖励就看你敢不敢来挑战自己拿走奖励了 活动内容制作娱乐盘点or动漫盘点or剧照美图搜集 活动时间

书单制作,10个就可以领取实体书

小爷我失踪了好久也没有人来关注我小也表示很桑心{一万只doga脸) 为了刷存在感小爷今天又送来了福利活动 活动内容在小说话题内

  1. 1
  2. 2
  3. 3
  4. 4
  5. 5
  • 3190阅读
  • 3回复

[古代架空]已重开贴子 [复制链接]

离线肖ciel
4
微博
13
粉丝
241
帖子

发帖
241
青蔓币
1066
威望值
41
贡献值
20
好评
3
发书本数
5
购物币
0
活动积分
10
倾心度
0
达人币
300
我要推荐
(更新时间是日更或三天一更)双男主宠文!大长篇慢热非传统仙侠玄幻文可以养肥看(小傲娇巫族后人攻X清贵气运不凡受)
人物简介:
宁水尧:我只是想要变强,强大到所有轻视欺辱过他的人都踩在脚下,对他俯首称臣,有何不对。
陆云殊:我手中剑只为守护你而生,所有对你拔刀相向的人皆为我之敌。

文段摘取:
他一脸漠然,袖中的双手却掐得掌中泛血的说:“陆云殊,即使我真的视人命如草芥,一身的罪孽血债累累,你对我…还会一如最初吗?”

对此,他只是淡淡清说:“你该知道,我所做的选择,无人能替我更改,除了…我自己。”

上古时期 盘古开天,混沌五行自成灵。
巫族信奉万物有灵,能以精神感应召唤沟通各种生灵,世人却皆道巫也,邪也。
宁水尧身负古族大巫血脉,一出生便被为躲避仇家,施以禁术封禁一身气运天机,流落尘世十四余载,机缘巧合得入仙门,一心向道却被告知无缘仙途。
与之相反的却是尘世武学世家凡人之子陆云殊,少时天降奇遇,气运非凡,天资出众,名义上是宁水尧的婚约者。

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对此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入得仙宗,面对种种阴谋、算计,逐露端倪,历经劫难的两人,最终是否能共求仙途亦或是仙凡有别。

所以此文又名:仙途道履(侣)
双男主文!年下攻!
宁水尧是攻!妥妥的的攻,别看他一开始弱鸡!其实只是没长大!(攻受属性不明)
此文慢热型,属于小打小闹,谈谈情,打打怪文。要看大世界观的请出门右拐。(至于能拐到哪,作者也不知)
作者偏爱年下!
[ 此帖被肖ciel在2017-10-11 11:53重新编辑 ]
1
离线肖ciel
4
微博
13
粉丝
241
帖子

发帖
241
青蔓币
1066
威望值
41
贡献值
20
好评
3
发书本数
5
购物币
0
活动积分
10
倾心度
0
达人币
300
我要推荐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7-06
1.当时年少

作者有话要说:
还在凡间,未开启仙途,囧~
对我来说每个人都是主角,只是这篇文是围绕着宁水尧与陆云殊展开的,所以乃是主角中的主角呢?╭(╯ε╰)╮
  万里无云,长晴碧洗蓝天,南抚城涉水山庄依山傍水而建,水流疾势,山势险峻,山庄涉驰横建水流之上,有自汹涌波涛中,背靠险要局势中寻得平定安康之意。
  
  涉水山庄的后山,有至山顶缓流而下的山溪,溪水清甜透彻,沁人心脾,有鸟语至树林环绕间绕人耳畔,一片青绿色泛着野草清香的平地悬崖上,一株屹立了不知多少年的古树下,银铃般甜美的欢笑声不断传来。
  
  古树上吊了个藤蔓制成的秋千,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哪怕年纪小小就如此精致好看的小孩子,坐在秋千上,双腿不直觉地晃着秋千,一双琉璃剔透的大招子微眯着看向一旁草地上双手垫在脑后躺着,看起来要比他大上好几岁的陆云殊,唇边是止不住的笑意,嗓音稚气又愉悦:
  
  “云殊哥哥,刚刚那个好有趣,你再说道些故事予我听听……”
  
  陆云殊枕着双手,看着古树顶,唇边一抹淡淡的笑意,嗓音正是处在在少年人的变声期,低沉又华贵:“水尧可曾听说过姻缘树?”
  
  荡着秋千的小少年宁水尧闻言,也抬头看向头顶的古树,歪着头有些疑惑:“什么是姻缘树?是这株吗?”
  
  陆云殊摇摇头,坐起身子,解释道:“姻缘树据说是供奉在庙里的一株古树,因常年吸收庙里的香火,而渐有灵性,不少的信男信女在木牌上写上自己的心愿,用红绸或丝带系在树枝丫上,曾有不少的男女因着这缘故结识,最后促成良缘,所以这种树又被世人称为姻缘树或是心愿树。”
  
  宁水尧一脸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也不知听明白没有。
  
  陆云殊也不知想到什么,从腰间抽出把匕首,窜进林子里,声音遥遥传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宁水尧晃荡着秋千,脸上是无忧无虑的笑意,心里想的确是:姻缘心愿树?听起来挺有趣的……
  
  少顷,陆云殊抱着一截手臂粗的树干回来,盘坐在草地上,双手在上面不停的又是划又是削。
  
  宁水尧唇边是抹不去的笑意,见此也不出声询问,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知道那人弄好后一定会说与他听的。
  
  陆云殊拿着匕首在木头上翻飞,一截木头很快被他一分为二,之后削薄,削去菱角,又在两个木牌上钻了两个孔子,这才大功告成的往宁水尧那边走去。
  
  “水尧,我们也来试试?”
  
  试什么?宁水尧闻言看向他手里,两个木牌和不知什么时候在他衣摆下方撕下来的一条长带子,当即明了的满带欢喜,跳下秋千,接过他手里的木牌:“可惜没有笔……”
  
  陆云殊莞尔:“你用这个。”说着把手中的匕首递过去,自己随地找了块尖石头,就地而坐的埋头刻起来。
  
  匕首锋利无比,宁水尧只需在木牌上轻轻一划,毫不费力。
  
  他率先刻完仰头过去看陆云殊的,一笔一划的用尖石头刻写比较麻烦,只见上面逐渐成型的‘愿水尧永远无忧喜乐’的字体,宁水尧稚气的脸颊微红,看了看自己写的,只好又翻过木牌子背面,重新刻上‘愿云殊哥哥心愿所成’刚写好,陆云殊拿着已经系好带子的木牌,看着他刻的字笑而不语。
  
  一条带子,一头一个木牌,陆云殊手一掷,高高缠绕了两圈挂在老树的枝干上,木牌‘叮咚’相撞发出悦耳的声响。
  
  两个少年均是一脸喜悦的仰头看着。
  
  风轻轻徐过,树下早已没了少年们的身影,木牌随风轻碰,其中一枚木牌两面都刻了字,其中一面依稀刻着‘陆云殊,宁水尧,永远,不分离’的字样,经年累月的惟有这两个木牌常伴着老树风吹雨淋。
  
  七年后
  
  ‘涉水山庄的陆老爷,是整个南抚城声名远扬的大善人,陆少庄主年轻有为,青出于蓝,更兼君子端方谦恭如玉。’
  
  “呵…”看着这段话本上,外人对姓陆的这家子如此谬赞,宁水尧轻掀唇角,似嘲讽:“姓陆的他也不怕闪掉了大牙,虚伪。”
  
  一旁的侍童听见此话,大着舌头汗颜告诫道:“公子…这话可不能…不能让外人听见阿…”
  
  “听见就听见了,我还怕他吗。”宁水尧甚是不悦地瞥了眼侍童。
  
  “公子,小的不是这个意思…”侍童见主子似乎生气了,清秀的脸上不由有些无措。
  
  “好了,不是就好。”宁水尧倒是大度地不与他一般计较,躺在露水亭内的软榻上,大爷似的询问:“我让你去拿的秘戏典籍呢?”
  
  “这个,小的没用,回来途中被少主人发现了,…没能保住…”侍童明书惶惶然越说越小声。
  
  “你说什么!”宁水尧‘嚯’地一声坐起身子,不可置信地盯着那不及弱冠的少年郎,“姓陆的他把书收走了?”他好不容易在黑市上拍了本据说是山澈先生精制绝版的秘戏图合集,本打算在这月初八归海楼会聚时在那帮兔崽子面前好好炫耀一番的!那可是绝版的!
  
  “是…是的…”明书期期艾艾的应声道。
  
  “那混蛋!”宁水尧捏紧拳头,昳丽的脸上神色变幻,咬牙切齿道:“不行,他凭什么!”
  
  “可是…公子,小的刚才瞧见少主人似乎心情不渝,此时找去会不会不太好…”明书有些犹豫地劝诫,毕竟少主人可是整个山庄的少主,换言之,也就是将来的主子,公子虽和少庄主有婚约在身,但明眼人哪个不猜想,身为男子是不可能替少庄主传宗接代的,也就是说,少主人必是要纳妾的,比起公子,更不能惹怒少庄主才是。
  
  “谁才是你的主子。”宁水尧闻言倒是冷静了下来,眯着眼看着明书:“主子的决定,也是你能置疑的?”
  
  “不!不是的…小的不敢!”明书‘嘭’地一下跪下磕头讨饶道:“公子莫怒。”
  
  宁水尧轻靠着亭柱,并不急着让他起身,想了想:“他人现今何处?”他虽只是和那人有婚约,但至小便居住这山庄里,陆老爷和夫人也待他如亲子,甚至更甚,他的话也是有些份量的。
  
  明书边磕头边快速答道:“小的那时刚碰见少庄主一身风尘从外头回来,此时大概会在寝室净身。”
  
  宁水尧轻点了下头,抬步大跨而去:“带路。”
  
  此时的陆云殊刚洗浴完,没顾得及擦干水滴,他也没在意,在内室的外堂中,正低头手里拿着什么往火盆里放。
  
  “姓陆的!”未见人身音已到,一声冷悦如玉石之声从外间传来。
  
  听见叫唤,陆云殊原本缓慢投掷地动作顿了顿,随后便一把扔进了火盆里,一转身,宁水尧人已踏入了厢房。
  
  “姓陆的,我的书呢,还我!”
  
  陆云殊低头轻拍着袖子听见他的话:“书?什么书阿?”
  
  宁水尧冷着脸指了指明书,缓了缓声:“他说你收走了我让他去取的典籍。”
  
  陆云殊慢吞吞地理着袖子:“哦,是啊。”
  
  虽然早已知道,但宁水尧还是看不过他这幅装模作样的嘴脸,脸色沉下:“把书还我。”
  
  “没了。”陆云殊说着侧身望了望身后的火盆,他最后一把扔进去,有些厚,还有小半未烧着。
  
  “少装蒜了!”宁水尧不悦地看着他:“快还我!”
  
  话语一顿,嗅着房间的味道:“我刚才就想说了,你在这烧着什么,一股烧纸钱的味儿。”
  
  说着,宁水尧一愣,猛得上前推开陆云殊,他身后的火盆里,这会儿工夫已剩一小角隐约能看见上面裸着的脚踝,这不就是他要找的秘戏图吗?
  
  宁水尧怒喝一声,瞪着他:“你怎么敢烧了我的东西!”
  
  陆云殊抬手轻抚了下鼻尖,有些不好意思,此举未免有些无礼:“水尧,那种东西,怎能留…”
  
  “我和你不熟,说了不许这么唤我!”宁水尧冷声打断陆云殊的话,他知道这人一做了亏心事便会忍不住摸鼻子,想了想只好折中道:“你赔我!”
  
  陆云殊见他这般轻易妥协,一时间倒有些意外:“你要我赔你什么?当然,除了春宫图那般少儿不宜的东西之外。”
  
  “少儿?”宁水尧神色不太赞同,上上下下打量了陆云殊一番,这人身量高挑,此时长发濡湿,贴在外漏的脖颈和被渗湿的内衣上,中和了平日间俊美贵雅的威严,透湿的内衣隐约可辨那包裹住的青年躯体,反正他是丝毫没看出这人哪里少儿了。
  
  “明书,明画你们退下。”
  
  “是,公子。”明书、明画齐声道,出去时顺手带上了房门。
  
  宁水尧这才又转过头:“陆云殊,我早已明确申明过了,你亲自去和陆家主退亲,若不是,你就不要管我的私事,你是听不懂人话?”他老早就向他私下里表明过他的意愿,没人知道这事,偏偏这人当着他面一套,转头又忘了,着实让他气恼不已。
  
  陆云殊轻拧着眉,神色犹豫,嗓音温雅道:“水尧,此事,我并不能做主…”
  
  “我不信,不是你难道是我?”宁水尧没好气地冷声道。
  
  “也,并不是。”陆云殊轻轻摇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话语停顿了下,补充道:“水尧,你双亲早已不在…亲事是他们生前便定下的,逝者已斯,怎能…”
  
  “够了,我不想再听这些,若是他们还健在,定也是望我能过得自在,舒心!而不是成为整个涉水山庄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他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偏偏这人能每次都说的一字不漏,他是真服了,甘拜下风。
  
  若不是他至小便被他们陆家养大,况且陆父陆母待他也是极好的,这事他大可自己去说。
  
  哪至于跟他在这儿磨。
  
  “水尧…”陆云殊欲言又止。
  
  “好了,我真的是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愿意不愿意去说个清楚?”宁水尧不容置疑地看着他。
  
  陆云殊心下也是极为无奈,每次他俩独处时,宁水尧便不依不饶地这般问。
  
  想当初年少之时,他们还是玩得比一般亲兄弟还好的,自从婚约之事说开了之后便一直这般尴尬。
  
  他自己也是尚不知如何自处。何况水尧还一直这般咄咄逼人……
  
  陆云殊憋了半晌还是那几个字,也觉得颇为尴尬,想说这事他不能做主,又觉得这么说不太准确。
  
  宁水尧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我问你,你既不愿去退亲,也不说个明白,我三年前便问过了,如今再问一次,你…难不成是喜欢上我了?还是说你其实是个断袖?”
  
  “…这当然不是的”陆云殊顿了顿,似是才想起什么,轻声缓语道:“我似乎记得已经和你约法三章过了,你忘了?”
[ 此帖被肖ciel在2017-10-11 10:49重新编辑 ]
离线rainnie
8
微博
26
粉丝
17319
帖子

发帖
17319
青蔓币
94616
威望值
6759
贡献值
1727
好评
5424
发书本数
0
购物币
0
活动积分
10
倾心度
0
达人币
5654
我要推荐
景行《情浅》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8-01
谢谢楼主分享
❤唯美食与美男不可辜负✧(≖ ◡ ≖✿)❤
离线肖ciel
4
微博
13
粉丝
241
帖子

发帖
241
青蔓币
1066
威望值
41
贡献值
20
好评
3
发书本数
5
购物币
0
活动积分
10
倾心度
0
达人币
300
我要推荐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10-11
重新开了贴子,下面是连接
【耽美】我的婚约者是大祭司 作者:神萧公子(玄幻修仙   小傲娇巫族后人攻X清贵世家子受) - 耽美小说 - 青蔓烟阁  - TXT下载- 小说阅读- 女性社区 - 第2页 - Powered by phpwind  [url]http://www.qmlike.com/read-htm-tid-347745-uid-316305-toread-1-page-2.html[/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