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图&动漫单,仍是满就送实体

还是一样的配方却是不一样的实体奖励就看你敢不敢来挑战自己拿走奖励了 活动内容制作娱乐盘点or动漫盘点or剧照美图搜集 活动时间

小说书单制作,10个就可以领取实体书

小爷我失踪了好久也没有人来关注我小也表示很桑心{一万只doga脸) 为了刷存在感小爷今天又送来了福利活动 活动内容在小说话题内

  1. 1
  2. 2
  3. 3
  4. 4
  5. 5
  • 2395阅读
  • 3回复

[古代架空]【耽美】我的婚约者事儿真多!作者:落月山河(玄幻修仙   傲娇巫族后人攻X清贵世家子受) [复制链接]

离线肖ciel
4
微博
7
粉丝
176
帖子

发帖
176
青蔓币
991
威望值
41
贡献值
20
好评
3
发书本数
5
购物币
0
活动积分
10
倾心度
0
达人币
300
我要推荐
简介:
上古时期 盘古开天,混沌五行自成灵。
巫族信奉万物有灵,能以精神感应召唤沟通各种生灵,世人却皆道巫也,邪也。
宁水尧身负古族大巫血脉,一出生便被为躲避仇家,施以禁术封禁一身气运天机,流落尘世十四余载,机缘巧合得入仙门,一心向道却被告知无缘仙途。
与之相反的却是尘世武学世家凡人之子陆云殊,少时天降奇遇,气运非凡,天资出众,名义上是宁水尧的婚约者。

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对此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入得仙宗,面对种种阴谋、算计,逐露端倪,历经劫难的两人,最终是否能共求仙途亦或是仙凡有别。

所以此文又名:仙途道履(侣)
双男主文!年下攻!
宁水尧是攻!妥妥的的攻,别看他一开始弱鸡!其实只是没长大!(攻受属性不明)
此文慢热型,属于小打小闹,谈谈情,打打怪文。要看大世界观的请出门右拐。(至于能拐到哪,作者也不知)
作者偏爱年下!
0
离线肖ciel
4
微博
7
粉丝
176
帖子

发帖
176
青蔓币
991
威望值
41
贡献值
20
好评
3
发书本数
5
购物币
0
活动积分
10
倾心度
0
达人币
300
我要推荐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7-06
、传闻果不可信 ...
作者有话要说:  还在凡间,未开启仙途,囧~
其实这文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若是单独写来每个人都是主角,只是这篇文是围绕着宁水尧与陆云殊展开的,所以乃是主角中的主角。至于其中藏的玄机不知有没有人发现呢?╭(╯ε╰)╮
  ‘涉水山庄的陆老爷,是整个南抚城声名远扬的大善人,乐善好施,锄强扶弱,颇具美名。陆少庄主年轻有为,君子端方谦恭如玉,实为良配。’
  
  “呵…”看着这段外人对姓陆的这家子如此谬赞,宁水尧轻掀唇角:“姓陆的也不怕闪掉了大牙,虚伪。”
  
  一旁的侍童听见此话,大着舌头汗颜道:“公…公子…这…这话可不能…不能让外人听见阿…”
  
  “哼,你怕什么,姓陆的听见就听见了,我还怕他吗。”宁水尧不悦地瞥了眼侍童。
  
  “公…公子,小的不是这个意思…”侍童见主子似乎生气了,清秀的脸上不由有些无措。
  
  “好了,不是就最好。”宁水尧倒是大度地不与他一般计较,躺在露水亭内的软榻上,大爷似的询问:“明书,我让你去拿的秘戏典籍呢?”
  
  “这个,小的没用,回来途中被少主人发现了,没…没能保住…”侍童明书惶惶然越说越小声。
  
  “你说什么!”宁水尧‘嚯’地一声坐直身子,不可置信地盯着那不及弱冠的少年郎,“姓陆的把书收走了?!”他好不容易在黑市上拍了本据说是山澈先生精制绝版的秘戏图合集,本打算在这月初八归海楼会聚时在那帮兔崽子面前好好炫耀一番的!那可是绝版的!
  
  “是…是的…”明书期期艾艾的应声道。
  
  “那混蛋!”宁水尧捏紧拳头,昳丽的脸上神色变幻,咬牙道:“不行!我得去找他,他凭什么!”
  
  “可是…公子,小的刚刚瞧见少主人似乎心情不渝,此时找去会不会不太好…”明书有些犹豫地劝诫,毕竟少主人可是整个山庄的少主,换言之,也就是将来的主子,公子虽和少庄主有婚约在身,但明眼人哪个不猜想,身为男子是不可能替少庄主传宗接代的,也就是说,少主人必是要纳妾的,比起公子,更不能惹怒少庄主才是。
  
  “哼!谁才是你的主子?”宁水尧闻言倒是冷静了下来,眯着眼看着明书,“主子的决定,也是你能置疑的?”
  
  “不!不是的…小的不敢!”明书‘嘭’地一下跪下磕头讨饶道:“公子莫怒。”
  
  宁水尧轻靠着亭柱,没急着让他起身,想了想:“姓陆的现在在什么地方?”他虽只是和那人有婚约,但至小便居住这山庄里,陆老爷和夫人也待他如亲子,甚至更甚,以至于他威信并不比身为少庄主的小。
  
  明书边磕头边快速答道:“小的那时刚碰见少庄主一身风尘从外头回来,此时大概会在寝室净身。”
  
  宁水尧轻点了下头“带路吧。”
  
  此时的陆云殊刚洗浴完,没顾得及擦干水滴,湿哒哒透湿了内衣,他也没在意,正拿着什么往火盆里放。
  
  “姓陆的!”未见人身音已到,一声冷悦如玉石之声传来。
  
  听见叫唤,陆云殊原本缓慢投掷地动作顿了顿,随后便加快动作一把扔进了火盆,一转身,宁水尧人已踏进了厢房。
  
  “姓陆的!把我的书还我!”
  
  陆云殊正低头轻拍着袖子听见他说要书“书?什么书阿?”
  
  宁水尧冷着脸指了指明书,缓了缓声:“他说你把我让他去取的典籍收走了。”
  
  陆云殊低头慢吞吞地理着袖子,“哦,是啊。”
  
  虽然早知道,但宁水尧还是看不过他这幅装模作样的嘴脸,忍不住拉下脸,“把书还我。”
  
  “嗯,没有了。”陆云殊说着侧身望了望身后的火盆,他最后一把丢进去,有些厚,还有小半未烧着。
  
  “少装蒜了!”宁水尧沉下脸,不悦地看着他,“快还我!”
  
  顿了顿,嗅着房间的味道“我刚才就想说了,你在这烧着什么,一股烧纸钱的味儿。”
  
  说着,宁水尧一顿,猛得上前推开陆云殊,看着他身后的火盆里,这会儿工夫已剩一小角隐约能看见上面裸着的脚踝,这不就是他的秘戏图吗!
  
  “姓陆的!”宁水尧怒喝一声,“你怎么敢烧了我的东西!”
  
  陆云殊抬手轻抚了下鼻尖,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此举有些无礼,“水尧,那种东西,自是不能留…”
  
  “我和你很熟吗!说了不许这么唤我!”宁水尧冷声打断陆云殊,他知道这人一做了亏心事便会忍不住摸鼻子,想了想,折中道:“你赔我!”
  
  陆云殊见他这般容易便妥协,倒是有些意外,“赔…你想要我赔你什么?当然,除了春宫图那般少儿不宜的东西之外。”
  
  “少儿?”宁水尧神色不太赞同,上上下下打量了陆云殊一番,这人身量高挑,此时长发濡湿,贴在外漏的脖颈和被渗湿的内衣上,中和了平日里俊美贵雅的威严,透湿的内衣隐约可辨那包裹住的青年躯体,反正他是丝毫没看出这人哪里少儿了。
  
  “明书,明画你们退下。”
  
  “是,公子。”明书、明画齐声道,顺便带上了房门。
  
  宁水尧这才又转过头,“陆云殊,我早已明确告诉过你了,要么,你亲自去和陆家主退亲,要么,你就不要管我的私事,你是听不懂人话吗。”他老早就向他私下里表明过他的意愿,没人知道这事,偏偏这人当着他面一套,转头又忘了,着实让他气恼不已。
  
  “水尧…”陆云殊轻拧着眉,神色犹豫,嗓音温雅道:“此事,不是我能做主的…”
  
  “我不信!不是你难道是我?”宁水尧没好气地冷声道。
  
  “也,也不是。”陆云殊轻轻摇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顿了顿,补充道:“水尧,你双亲早已不在…亲事是他们生前便定下的,逝者已斯,怎能…”
  
  “够了,我不想听这些,若是他们还健在,定也是望我能过得自在,舒心!而不是成为整个涉水山庄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宁水尧见他又搬出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话,他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偏偏这人能每次都说的一字不漏!他是真服了,甘拜下风!
  
  若不是他从小被他们陆家养大,况且陆父陆母待他也是极好的,这事他大可自己去说。
  
  哪用得着跟他在这儿磨。
  
  “水尧…”陆云殊欲言又止。
  
  “好了,我最后,真的是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愿意不愿意去说清楚?”宁水尧不容置疑地看着他。
  
  “不是的,水尧…”陆云殊也是极其无奈,每次只剩他俩独处时,宁水尧便不依不饶地非要这么问他。
  
  想当初年少时,他们感情还是玩得比一般亲兄弟还好的,自从婚约之事说开了之后便一直这般尴尬又陌路。
  
  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不知如何自处。何况水尧还一直这般…
  
  “废话我不想听,你只需回答我便是。”宁水尧直视着陆云殊双眼不许他逃避。
  
  陆云殊张了张嘴,“不是的…”颇有些有口难言。
  
  宁水尧不信也极其不耐烦“那是什么?你说阿,最好说个好歹出来。”
  
  “我…不是…”陆云殊憋了半天还是那几个字,自己也觉得颇为尴尬,他想说这事他不能做主,又觉得这么说不太对。
  
  宁水尧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又来了,“我问你,你既不愿退亲,也不说个明白,我三年前便问过你,如今我再问一次,你…难不成是喜欢上我了?还是说你是个断袖?”
  
  “不是…这当然不是的”陆云殊顿了顿,似是想起了什么,轻声道:“我不是已经和你约法三章过了吗?你忘了?”
离线肖ciel
4
微博
7
粉丝
176
帖子

发帖
176
青蔓币
991
威望值
41
贡献值
20
好评
3
发书本数
5
购物币
0
活动积分
10
倾心度
0
达人币
300
我要推荐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7-06
、传闻果不可信 ...
作者有话要说:  还在凡间,未开启仙途,囧~
其实这文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若是单独写来每个人都是主角,只是这篇文是围绕着宁水尧与陆云殊展开的,所以乃是主角中的主角。至于其中藏的玄机不知有没有人发现呢?╭(╯ε╰)╮
  ‘涉水山庄的陆老爷,是整个南抚城声名远扬的大善人,乐善好施,锄强扶弱,颇具美名。陆少庄主年轻有为,君子端方谦恭如玉,实为良配。’
  
  “呵…”看着这段外人对姓陆的这家子如此谬赞,宁水尧轻掀唇角:“姓陆的也不怕闪掉了大牙,虚伪。”
  
  一旁的侍童听见此话,大着舌头汗颜道:“公…公子…这…这话可不能…不能让外人听见阿…”
  
  “哼,你怕什么,姓陆的听见就听见了,我还怕他吗。”宁水尧不悦地瞥了眼侍童。
  
  “公…公子,小的不是这个意思…”侍童见主子似乎生气了,清秀的脸上不由有些无措。
  
  “好了,不是就最好。”宁水尧倒是大度地不与他一般计较,躺在露水亭内的软榻上,大爷似的询问:“明书,我让你去拿的秘戏典籍呢?”
  
  “这个,小的没用,回来途中被少主人发现了,没…没能保住…”侍童明书惶惶然越说越小声。
  
  “你说什么!”宁水尧‘嚯’地一声坐直身子,不可置信地盯着那不及弱冠的少年郎,“姓陆的把书收走了?!”他好不容易在黑市上拍了本据说是山澈先生精制绝版的秘戏图合集,本打算在这月初八归海楼会聚时在那帮兔崽子面前好好炫耀一番的!那可是绝版的!
  
  “是…是的…”明书期期艾艾的应声道。
  
  “那混蛋!”宁水尧捏紧拳头,昳丽的脸上神色变幻,咬牙道:“不行!我得去找他,他凭什么!”
  
  “可是…公子,小的刚刚瞧见少主人似乎心情不渝,此时找去会不会不太好…”明书有些犹豫地劝诫,毕竟少主人可是整个山庄的少主,换言之,也就是将来的主子,公子虽和少庄主有婚约在身,但明眼人哪个不猜想,身为男子是不可能替少庄主传宗接代的,也就是说,少主人必是要纳妾的,比起公子,更不能惹怒少庄主才是。
  
  “哼!谁才是你的主子?”宁水尧闻言倒是冷静了下来,眯着眼看着明书,“主子的决定,也是你能置疑的?”
  
  “不!不是的…小的不敢!”明书‘嘭’地一下跪下磕头讨饶道:“公子莫怒。”
  
  宁水尧轻靠着亭柱,没急着让他起身,想了想:“姓陆的现在在什么地方?”他虽只是和那人有婚约,但至小便居住这山庄里,陆老爷和夫人也待他如亲子,甚至更甚,以至于他威信并不比身为少庄主的小。
  
  明书边磕头边快速答道:“小的那时刚碰见少庄主一身风尘从外头回来,此时大概会在寝室净身。”
  
  宁水尧轻点了下头“带路吧。”
  
  此时的陆云殊刚洗浴完,没顾得及擦干水滴,湿哒哒透湿了内衣,他也没在意,正拿着什么往火盆里放。
  
  “姓陆的!”未见人身音已到,一声冷悦如玉石之声传来。
  
  听见叫唤,陆云殊原本缓慢投掷地动作顿了顿,随后便加快动作一把扔进了火盆,一转身,宁水尧人已踏进了厢房。
  
  “姓陆的!把我的书还我!”
  
  陆云殊正低头轻拍着袖子听见他说要书“书?什么书阿?”
  
  宁水尧冷着脸指了指明书,缓了缓声:“他说你把我让他去取的典籍收走了。”
  
  陆云殊低头慢吞吞地理着袖子,“哦,是啊。”
  
  虽然早知道,但宁水尧还是看不过他这幅装模作样的嘴脸,忍不住拉下脸,“把书还我。”
  
  “嗯,没有了。”陆云殊说着侧身望了望身后的火盆,他最后一把丢进去,有些厚,还有小半未烧着。
  
  “少装蒜了!”宁水尧沉下脸,不悦地看着他,“快还我!”
  
  顿了顿,嗅着房间的味道“我刚才就想说了,你在这烧着什么,一股烧纸钱的味儿。”
  
  说着,宁水尧一顿,猛得上前推开陆云殊,看着他身后的火盆里,这会儿工夫已剩一小角隐约能看见上面裸着的脚踝,这不就是他的秘戏图吗!
  
  “姓陆的!”宁水尧怒喝一声,“你怎么敢烧了我的东西!”
  
  陆云殊抬手轻抚了下鼻尖,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此举有些无礼,“水尧,那种东西,自是不能留…”
  
  “我和你很熟吗!说了不许这么唤我!”宁水尧冷声打断陆云殊,他知道这人一做了亏心事便会忍不住摸鼻子,想了想,折中道:“你赔我!”
  
  陆云殊见他这般容易便妥协,倒是有些意外,“赔…你想要我赔你什么?当然,除了春宫图那般少儿不宜的东西之外。”
  
  “少儿?”宁水尧神色不太赞同,上上下下打量了陆云殊一番,这人身量高挑,此时长发濡湿,贴在外漏的脖颈和被渗湿的内衣上,中和了平日里俊美贵雅的威严,透湿的内衣隐约可辨那包裹住的青年躯体,反正他是丝毫没看出这人哪里少儿了。
  
  “明书,明画你们退下。”
  
  “是,公子。”明书、明画齐声道,顺便带上了房门。
  
  宁水尧这才又转过头,“陆云殊,我早已明确告诉过你了,要么,你亲自去和陆家主退亲,要么,你就不要管我的私事,你是听不懂人话吗。”他老早就向他私下里表明过他的意愿,没人知道这事,偏偏这人当着他面一套,转头又忘了,着实让他气恼不已。
  
  “水尧…”陆云殊轻拧着眉,神色犹豫,嗓音温雅道:“此事,不是我能做主的…”
  
  “我不信!不是你难道是我?”宁水尧没好气地冷声道。
  
  “也,也不是。”陆云殊轻轻摇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顿了顿,补充道:“水尧,你双亲早已不在…亲事是他们生前便定下的,逝者已斯,怎能…”
  
  “够了,我不想听这些,若是他们还健在,定也是望我能过得自在,舒心!而不是成为整个涉水山庄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宁水尧见他又搬出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话,他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偏偏这人能每次都说的一字不漏!他是真服了,甘拜下风!
  
  若不是他从小被他们陆家养大,况且陆父陆母待他也是极好的,这事他大可自己去说。
  
  哪用得着跟他在这儿磨。
  
  “水尧…”陆云殊欲言又止。
  
  “好了,我最后,真的是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愿意不愿意去说清楚?”宁水尧不容置疑地看着他。
  
  “不是的,水尧…”陆云殊也是极其无奈,每次只剩他俩独处时,宁水尧便不依不饶地非要这么问他。
  
  想当初年少时,他们感情还是玩得比一般亲兄弟还好的,自从婚约之事说开了之后便一直这般尴尬又陌路。
  
  他自己也是一头雾水不知如何自处。何况水尧还一直这般…
  
  “废话我不想听,你只需回答我便是。”宁水尧直视着陆云殊双眼不许他逃避。
  
  陆云殊张了张嘴,“不是的…”颇有些有口难言。
  
  宁水尧不信也极其不耐烦“那是什么?你说阿,最好说个好歹出来。”
  
  “我…不是…”陆云殊憋了半天还是那几个字,自己也觉得颇为尴尬,他想说这事他不能做主,又觉得这么说不太对。
  
  宁水尧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又来了,“我问你,你既不愿退亲,也不说个明白,我三年前便问过你,如今我再问一次,你…难不成是喜欢上我了?还是说你是个断袖?”
  
  “不是…这当然不是的”陆云殊顿了顿,似是想起了什么,轻声道:“我不是已经和你约法三章过了吗?你忘了?”
离线rainnie
8
微博
25
粉丝
12568
帖子

发帖
12568
青蔓币
80697
威望值
6053
贡献值
1727
好评
4464
发书本数
0
购物币
0
活动积分
10
倾心度
0
达人币
5454
我要推荐
景行《情浅》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8-01
谢谢楼主分享
❤唯美食与美男不可辜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