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蔓
  1. 1
  2. 2
  3. 3
  4. 4
  5. 5
  • 151424阅读
  • 601回复

[耽美]《第一仙师》作者:妖月空(主受,1V1,必HE)完结 [复制链接]

在线cutesnow
89
微博
613
粉丝
8498
帖子

发帖
8498
青蔓币
35625
达人币
54831
我要推荐
只看该作者 600楼 发表于: 07-03
第420章 日常番外4:迎接新生

    为什么?容玄难免有一点急切,反复追问。

    面前突兀地出现了一则画面,一头强大的双面魔猿出现在天外,强制性将上界吞入体内世界,那体内世界,容玄有幸窥得一角,只觉前所未有的震撼,上界仅仅是其中之一,而后魔猿斩杀一个个真仙,将上界位面肆意丢弃。那魔猿强大无匹,画面中见到的很不清晰,无法辨别,只是从那简单的情绪中,容玄仿佛感觉到了畏惧和浅浅的恨意。

    “杀此……魔,永不……弃上界,我将……认你为主,并将你的初始体内世界……扩大一倍,作为……回报。”

    容玄领会了这道简单的信息,郑重地点头,他怎么可能放弃上界:“大可放心,上界是我的根,我徒弟更是在上界,还未成仙,代表我的星晶就在上界大陆核心,我不死,上界永存。”

    这话一出,最后一道关卡,如洪水般一泻千里,他尚在源天大陆的主身的体内世界,从标准最小规模,猛然扩大百倍,形成和上界同等规模,而一些光点也汇聚而来,涌现在云天交界,尽数没入容玄眉心。

    这是记忆传承,记录了上界的兴衰,直至如今。

    对一个不该拥有自我意识的位面而言,有这种复杂的情绪诞生,让容玄觉得可怕,同时,亦足以证明上界存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而事实正是如此。

    那是很残酷的传承记忆,在那万古之前的很长岁月,上界位面的传承被摧毁过多次,早先因为法则原因,压制较大,属于成仙难度中等的,其内生灵类似于容玄,拥有些机遇,千年内就能成仙,这样的大陆属于中等级别的宝物。以至于曾被买卖,被很多无敌大能吞纳,成为专门孕育真仙,种植星晶的温床。而大陆内的所有生灵,都只是星晶的‘材料’而已。

    成仙以后要么被压制,要么被屠戮。

    杀了真仙,属于整块星晶自行脱落,但对更强者来说,也能靠蛮力直接砍掉半块星晶,剩下半块继续生长,亦或整块拔出。

    由于变换主人的缘故,上界尚且强大的时候,曾去过不少体内世界,同样也在各个星域飘荡,最后到了这靠近边缘的几乎不会诞生仙主的虚无星域,威胁相对较小,有幸安稳至今。

    大陆,原本是没有自我意识的,残酷的是大陆上生存的人,这丝丝缕缕的怨气或许是无尽岁月以来,死去的仙留下的浅淡意识,哐当一声,给容玄的脑门敲响紧钟。

    他突然没来由地一阵心悸,原来他们所在的地方,只是边缘的虚无星域,宇宙广阔无边,有着仙界的传说,还有数之不尽的强者,机遇,和宝物等着他们。

    另一方面又是万分庆幸,还好上界真仙不多,星晶不多,还好天一发现了那怪物,否则一刻不把上界纳入体内,上界的生灵,他的叶天阳,就多了一重危险,如果有强大的仙主经过,先他一步吞了上界,那不只是圣人,就连他也难逃一死。

    茅屋等画面尽数消失。容玄现在的体内世界有一个上界那么大,而等他主身回到上界,将上界纳入体内世界,使之完美契合,那他的初始体内世界将再扩大一倍。

    容玄理解了上界本源的用意,总结这次收获,并为以后做好打算。

    毕竟体内世界需要的只是上界的法则,而不需要要将不算强的上界放进去占空间,上界意识跟容玄做这个交易,除了杀那仇敌,迫使容玄走出去,同样也是上界害怕毁灭,特意给出的恩赐。对容玄来说,无疑是天降馅饼。

    事实上星晶如果在大陆内部,就算真仙陨落,星晶也不会自行脱落,只是拿下来较为容易,而那九头龙是把星晶嵌入体表,没完全融合,受到攻击,自然就脱落了。

    反之,星晶受损,对大陆内的真仙没有直接影响。

    星晶越多,大陆越强,反之越弱,大陆法则被烙印总会有所缺失,间接影响大陆的真仙实力和数量。

    上界用尽全力造就了仙主容玄,容玄救活了上界。只是如今的上界还太羸弱,仙力不够雄厚,还不足以造就第二位真仙。

    还好他私心作祟,没让叶天阳去成仙。容玄松了口气,也就是说拥有第二块星晶,就可能再出一位真仙,理论上那真仙再伴生星晶,又能再出一位,源源不断。

    当然这只是理论。星晶多是一回事,孕育一定数量的真仙,还得有足够强大的法则来支撑,否则二十个真仙打架毁了半个大陆,星晶再多也没用。

    那些强大的道则,则是靠吞纳新的位面来实现。

    总而言之,拥有的大陆越强,本源大陆越强大,主宰本身则强。

    而现在,容玄的体内世界范围不够大,上界大陆还太脆弱,法则不够完善,但它有强大的潜力。

    体内世界初次扩增完毕,那画面抖了抖,化作一道光,洞穿虚空,凝聚成一枚古玉,落在容玄掌心。这是记录灵晶。

    “又多了不杀那怪物的理由。”

    “没人知道那双面魔猿具体长相和名讳,而跟它作为对手的‘九头龙’必然知道。”

    容玄按住叶天阳的肩,直视雷鸣的本体,他对人身的雷鸣没什么好感,但紫毛小兽则是他看到大的,感觉更熟悉。

    “的确,如果不跟我出去,你一辈子都只能困在上界,确实挺可悲的,”容玄眼里毫不掩饰的轻蔑,越发鄙夷道,“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正好治治你的小心眼,强化你的心理承受能力,确实有益身心健康。否则你还真以为你以前经历的那些,有多生不如死,至于到现在还想不开。”

    紫毛小兽怀揣着对容玄的怨恨,眼里露出贪婪的凶光,暗自思忖:“该死的容玄!我要成仙兽,我要夺它的仙躯。那么所有传承都是我的!”

    天外。

    容玄开辟体内世界,灵身主身一道蜕变,主身将是真正的‘一星仙主’,灵身则堪比真仙,仙力加身,如此明显的实力变化,自然引起了正在与怪物周旋的天一和渊落的注意。

    “你怎么办到的!”天一惊奇道。

    “和位面本源法则融合,体内就会凝聚仙种,仙种内开辟体内世界。”容玄灵身操控锁魂塔更利索了,如今单凭灵身,他就能催动锁魂塔第二层的力量,等于被吸入体内世界之前的容玄。多了道强大的战力,天一和渊落就轻松了一些,能分出心神和他交流。

    “灵身也行?”天一当然知道容玄的主身不在上界。

    “当然。”容玄提醒说,初始体内世界的大小跟第一个炼化的位面大小一样。

    天一愉快地道了声谢,相比而言他的仙元大陆是比上界小一些,但那毕竟是他自己创的,自己创的总有独到之处。他厚着脸皮躲在渊落身后,抽身凝练仙种,只留一道明显弱于主身的人,藏在渊落后面,看渊落虐那怪物,毫不吝啬地为他鼓掌叫好,听得渊落一阵无语。

    天一说:“你说的没错,这怪物有大用,只有它有跟那魔猿巨兽战斗的完整记忆。能收服最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真想不到你舍得把你的宝贝徒弟带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锁魂塔外空间波动荡出,叶天阳和雷鸣赶到。

    “天一前辈。渊落前辈!”

    “哟,小天阳!小雷火也来了。”天一打招呼。

    雷鸣本该不满,但他已经听不见了。

    叶天阳还算有心理准备。雷鸣头一次亲眼目睹大陆般庞大的仙兽,身心同时受到无与伦比的巨大压迫,雷鸣一下子就被镇住了。直到被锁魂塔的灰芒护住,才从那刻在灵魂深处的膜拜中,醒悟过来,紧接着是深深的忌惮。

    这是怎样的敌人,与这相比,上界遭遇的那些所谓的危险,都算什么。

    容玄灵身对天一和渊落说:“我有块记录灵晶,证明我们和那魔猿同样是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果顺利的话,或许可以和这怪物,做个交易。如果不会……”容玄给了个暗示,不行只能夺舍,交给雷鸣,这里只有他一头还算信得过的巅峰圣兽,这话他没直说,既然这怪物和人类打过交道,不可能听不懂人类语言,只是高傲如‘九头龙’,它不屑跟人类这等在它看来的低等生命,以低等生命语言来交流。

    “若他能成功,我会补偿。”容玄加了句。

    “你试试。”渊落点头同意。只希望这怪兽真像他们所想的那样,是不死不休的宿敌,仇人。

    叶天阳手持古玉,显现画面,一连串古朴、雄浑的语言,从叶天阳口中蹦出,在这种情形下,拥有无数古老记忆传承的他,毫不怯场,古兽语有种独特的韵调,那怪物吃了一惊,一开始眼里露出挣扎,渐渐地,在叶天阳祭出记录灵晶,说要和它联手的时候,怪兽停下攻击,乖乖地点头,表示愿意配合,但它的眼里露出一丝罕见的微光。

    这特别的目光,容玄等人类察觉不出来,雷鸣一下子看出来了:“它在撒谎,它看不起人类。”

    吼!

    九头龙口吐龙炎,将画面击溃,而灵玉则应声而碎。

    不堪回首的过去,那头双面魔猿只不过是活得久,够狡猾罢了,论血统甚至还不及它,那家伙砍掉了它六个头。

    虽然想弄死那魔猿,但那毕竟是高等生命,九头龙托它的福,酣畅淋漓地打一场,保住性命,甚至还异变了,只要吞噬足够多的星晶,仙珍,强大位面来强化自己,假以时日它会更强,定能斩杀仇敌。

    怎么能在这边荒区域,向这几个愚蠢至极的人类妥协。

    “你做的很好,只可惜,仙兽顽固不化,那就没办法了。”容玄护住叶天阳,和渊落相视一眼,联手对付那怪物仙兽。

    成了一星仙主的容玄更是在源天大陆大开杀戒,轻易将那三位仙兽吞入体内空间,拘出魂魄,禁锢肉身,与死无异,外界又是三颗星晶掉落,只留了属于人族的那一枚。而那枚里头的星晶仙力,持续被怪物吞食,用来与人类拼杀。

    三天过去,这地方成了金色血海,尘埃漫天,形同废墟。

    吼!

    体无完肤的九头龙将金色仙血纳入体内,猛地怒吼一声,总算主动打开门户,把大闹特闹的容玄吐了出来。

    它不再恋战,打算逃遁,而方向,正是与他们所行进方向相反的,上界所在方位。

    毁了位面,先报仇再说,它知道人类最念家,九头龙从之前的画面中认出了那处大陆,成直线往那方向赶,它体型大,速度出乎意料的快。天一灵身从仙元大陆出发,慢悠悠走了两百年的距离,它或许只需要两年。

    “镇压!”二人联手施展最强禁封之法,却依旧困不住拼死逃命的仙兽,空间接连爆破,湮灭,时空乱流涌动,切割四方,极具视觉冲击力。

    九头龙狞笑,一个闪身。

    “空间封锁!”早已等候在此,并未现身的一星仙主天一突然在它面前现身,九头龙扭头反遁不及,巨大的惯性让它一头扎进去,被一道陡然放大的空间门户整个吞入其中。

    与容玄空荡荡未曾融合大陆及法则的体内世界不同,天一悄悄留下次身,主身回去一趟,开辟体内世界的同时,已经顺便把仙元大陆纳入体内空间,九头龙这一头栽进去。

    世界安静了。

    “兄弟,给你报仇了。”天一惬意地拍了拍手,朝容玄挤了挤眼。

    半个时辰过去,天一手一招,打开体内世界的门户,一只光洁的巨手托着一头只剩半截躯干,连着头破血流的两颗头的怪物,轰地扔了出来。

    可怖的怪物终于只剩半口气了,垂死之中昏死过去,可见下手之狠。

    “这才是仙的手段,揍得太爽了!”天一毫不拖泥带水地说,“这头怪物你拿去认主。我把它身上的星晶鳞甲剥下来了,那个我要了,拿回去打造仙能穿战甲,最多只能卖给你一副。星辰水各自炼化,没传承记忆,价值一般,也就罢了,剩下四块星晶,我炼化了一块,还剩三块,但只能给你一块。看在你冒着生命危险,出了大力的份上,便宜你了,九头龙的记忆传承,有用得上的,你得告诉我。怎么样?”

    因为这头怪物体内世界还拥有一个大陆,里面甚至还有一块仙晶。

    “可以。”容玄自然同意,天一果然豪气,他原以为拿到这异变的九头龙仙躯,剩下的什么都拿不到,没想到还能有一块星晶,当然也是他同样收获不小,那星晶鳞甲防御力的可怕,是他是亲眼所见,肯定比源天大陆珍贵得多,但比九头龙灵宠要差了一点。

    不过,天一或许没看过九头龙的体内世界,那个大小,就是容玄看了都眼红。

    容玄朝雷鸣点了点头。

    雷鸣迫不及待,直接弃了圣兽躯,灵魂没入龙首中。他观看了三日战斗,顺便学会了叶天阳教他的夺舍之法,甚至此兽血统强大,如此机缘,可遇不可求。

    高傲的九头龙,濒死之际,激烈挣扎起来。

    容玄怕它自爆,也为了更好地帮助雷鸣,于是径直敞开锁魂塔,把那还剩半口气的半截九头龙仙躯收进塔内。

    天一很费解。

    现成的灵宠不收,居然给这处处跟他作对的妖王雷鸣,天一不知道容玄怎么想,总之,用不着他提醒,养虎为患啊,养虎为患。

    其实他不要九头龙的理由也很简单,他看上的只是传承而已,九头龙战力不小,但养起来麻烦,他都有尊上了,容玄没有帮手。

    只是这雷鸣……

    也罢,天一也不是胆小怕事的主,他倒想看看这几位冤家能闹到什么地步。

    “回家吧。”渊落说。

    “嗯,回家。”

    天一得到了三块星晶,而那几滴星辰水则喂给煤球当点心,这一战之后他发现自己的仙器还能更强。

    回去后,星晶融进大陆,不知下一个真仙会是谁。

    他小声嘀咕:“暮钰可千万要给力一点,别被那凤颜给比下去。”

    直到现在,天一还是不看好这一对,可谁让洗澡偏就喜欢那魔族,受不了。

    渊落则是宠溺地看着他。

    仙元大陆强者如林,还不一定能轮到那两个。

    转眼,三年过去。

    恍若石化的‘九头龙’复苏,冷厉的古魂气息被熟悉的灵魂波动所取代。

    它睁开眼,看到眼前的容玄虚影,那双向来冷峻的眸子里露出些许欣慰及温情。这里是锁魂塔内,身为主人容玄当然能随时随地意识降临。

    在它与仙兽魂魄殊死搏斗这三年,一直都有讨厌的人的声音支撑着他,也有锁魂塔的余威相助。容玄曾经在容族传承地,磨灭过比自己强上千倍的上清宗主魂魄,他明白不成功,便成仁,还好雷鸣够坚韧,挺了下来,他赢了。

    容玄这才跟他说:“女王的名字是自己取的,你以前说要自己给自己取名,雷鸣也凑合,至少,你还记得自己是雷鸣兽。”

    破天荒地听到容帝软言软语,被费心守护至今,雷鸣冰冷的瞳眸有刹那松动,他没搭话,心里愤愤道:“呿,容玄不过是看我变厉害了,需要我,才会对我好言好语。不需要我时,拿我当垃圾。”虽是这么想,听了还是有点受用。

    接下来,雷鸣闭上眼,属于仙兽的传承开始。

    容玄呼吸一紧,他洗完传承记忆的时间长一点,别三五天结束。

    接受传承的时间越长,越说明传承越繁复,悠久。

    当然,雷鸣魂力有限,在他这个境界能接触到的传承也有限。容玄希望能超过十天。

    塔外草地,叶天阳坐在容玄身侧,靠着他的肩,看虚无星域,一颗颗璀璨的群星,实则是发光的大陆。只是离得太远,有些光,不知是多少年以前的了。

    叶天阳望向虚空,没来由地一阵羡慕,他本该无心杀生,但看到师父和天一、渊落并肩作战,他却只能在一旁看着,这种巨大的落差,让他仿佛又回到了一开始。

    容玄知道他在想什么,连雷鸣都找到自己的路,一下子变得那样强大,而他突破真仙却都还遥遥无期。

    容玄揉了揉他的头,把星辰水给了他,

    叶天阳收下星辰水,吸了吸鼻子,眼里泛着水光,他想说的话,可能要让师父失望了:“师父,我好想站在你前方,替你斩尽一切敌。就像天一和渊落,我觉得,我可以。”

    “你以后不用再刻意隐藏锋芒,迎合师父,义无反顾地做一切你想做的事,”容玄吻他眉心,“背后有师父呢。”叶天阳天赋超绝,心性绝伦,最容易成仙,但凡困境,从未畏惧过。容玄对待自己够狠,但对徒弟就心软了,他担心徒弟遇到危险,他故意不克制自己明显过度的控制欲,他不想因为证道路上九死一生而为徒弟担惊受怕,所以就用最简单的手段将他绑在身边。叶天阳乖,都听他的。

    其实不能这样。

    叶天阳下定决心,他不能把长生的唯一期望放在寻找仙界、生死未卜的谢宇策身上。

    仙界也要寻,而他也要成仙!不能被谢宇策甩在后头。

    叶天阳凑过去咬容玄的耳垂,说:“我的准则是,师父第一,其余第二。我是不会舍得离开师父的。”

    锁魂塔内已无比平静,源天大陆重新出现在这个地方,故此两人并没有离去。

    其间容玄的主身已经回过一次上界,将上界纳入体内空间,星晶融入上界大陆。

    源天大陆的法则和上界很相似,二者互补,上界有了更多的仙力滋养,法则在原有的基础上巩固了些。容玄有明显感觉,如今的上界能够再出一位真仙。

    他拍拍叶天阳的肩,让他加油。

    “我会的,师父。”

    叶天阳妖孽的面容上绽出自信的神色,他不局限于上界,决定走出自己的道,各个位面,红尘炼心。

    他来到源天大陆,心系源天大陆人类疾苦,短短几年,就与那人仙林墟成了朋友,以兄弟相称。

    起初并不知道这位是恩人的朋友,林墟就信任他,欣赏他,竟然将自己的宝贵经验赠予叶天阳,并耐心指导,毫不吝啬相助。

    容玄都佩服。

    三个月过去,雷鸣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不愧是高等生命、天生仙兽,果然非凡。

    传承时间长到惊动了天一等人。

    他们不约而同地汇聚到锁魂塔外,在附近宫殿内住下,按捺住期待,守着最后时间的到来。

    第一百零三天。

    恍若石化的‘九头龙’复苏,缓缓真开眼,有着令人心悸的意味,透着难以言喻的亘古沧桑之感,是岁月沉淀下,久经磨砺后的沉稳,朴实无华。

    雷鸣,醒了。

    天一,容玄等人均站在塔外,迎接它的苏醒。

    那广袤无垠的宇宙,神秘莫测的星域实况,终将在上界最强者们面前,拉开真实的帷幕。
在线安安v
2835
微博
5101
粉丝
11921
帖子

发帖
11921
青蔓币
74095
达人币
23402
我要推荐
只看该作者 601楼 发表于: 07-1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