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蔓
  1. 1
  2. 2
  3. 3
  4. 4
  5. 5
  • 3723阅读
  • 1回复

[经典转帖]时光那个走,莫回头 [复制链接]

离线宸曦
923
微博
34
粉丝
2094
帖子

发帖
2094
青蔓币
10901
达人币
997
我要推荐
商女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4-25
那一年,我毕业了。

打电话给k哥的时候,k哥正在敲打他那部长篇巨著。电话里k哥豪情万丈诉说他的生活如何好,劝我要是找不到工作就去跟他混。在这之前我跟许多大学毕业生一样苦逼地网投简历、面试刷选、然后实习走人。最难堪的是临近毕业也没找到一份好工作,直到寝管大叔通知寝室不能住人轰我们走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学生生涯真的结束了。k哥的话很有感染力,他极力邀请我搬过去,我想了几天,最后答应了,就这样我留在了星城。

我和k哥住在城郊区一个两室一厅的廉租房里,客厅有一台破旧的电视机,基本处于瘫痪状态。k哥特意把阳光照射多的那个房间留给我,他说他喜欢黑暗,直到过了很久我才明白他是喜欢在黑暗中写东西。k哥跟我毕业于同一学校,高我一届,是我大学里为数不多的死党之一。k哥本身学的是土木工程,但却很喜欢写东西,大三那年文学细胞爆发,执拗地抛弃本专业的大好前程,一头扎进文字的世界。毕业后,放弃了去沿海大城市的机会,缩在星城的某个角落,默默地完成他那个伟大却又矫情的梦想。
    
k哥说要成为一名优秀的作家需要被退稿300次,而成为一名伟大的作家需要被退稿500次。他还说他的理想是要成为伟大的作家,写遍世间的丑陋。我满怀激动地追问k哥:你看我能不能成为伟大的作家,我小学作文经常被老师夸有深度。k哥瞟了我一样,豪气满满:有我的栽培,不出一年你就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作家。

其实当时k哥已经毕业一年了,而跟我说这话的时候他的退稿数停留在56次,离伟大作家的目标似乎还很远。

夏天星城最热的时候,我和k哥在廉租房里,开四台风扇,主要原因是我们交不起空调费。我的电脑散热奇差,每工作两个小时就要休息三十分钟。而在电脑罢工的三十分钟里,我处于极其无聊的状态。我试着给k哥讲笑话:新闻里说有个人,大中午在路上摔了一跤,之后送医院,被定为三级烫伤,你说好不好笑,哈哈哈哈……k哥依然无动于衷地盯着他的电脑,我的笑话丝毫影响不了他敲打键盘的速度。这也是我最佩服他的一点,做事要专心,码字有时就是需要一个境界。

k哥为人不坏,实则是个老好人。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跟他分享移动硬盘里的隐藏文件,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无聊地去爬岳麓山,因为k哥说只有站在高处他的写作灵感才能被激发。每个星期六晚上,我和k哥都要去橘子洲看烟花,之所以将此坚持下来,是因为我俩都认为这么好看的烟花能看一次是一次,说不定以后橘子洲停止放烟花,再或者我们离开了星城。后来回忆起这段时光,我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坚持,而是那时屌丝气浓厚的两人因为实在没地方可去,都毅然觉得免费的东西才是最美好的。

我在k哥的影响下,已然放弃了去外面找工作的想法,整天和k哥缩在房间里打字。开始的一个月我每天能码三千字,k哥说依照这码字数量我迟早得饿死。在k哥的激励下,后来我每天能码五千字,八千字,一万字。那时我也开始不断地投稿,然后被不断地退稿。k哥跟我的情形差不多,每月的稿费只能基本维持生活,想吃一碗牛肉米粉还得先前算好要吃几顿泡面才能补回来。

房东大妈每次看我们的眼神都很怪,我俩一直以为是自己长得太丑了。毕竟我是那种需要打扮一番才能出去见人的,而k哥是属于即使打扮也不能出去见人的。直到有一天,房东大妈实在忍不住问了一个我当时答不出以后也答不出的问题,你俩整天呆在房间,也不见你们出去工作,你们到底靠什么养活自己?我庆幸问这问题的不是同龄人,毕竟这是一个孤男和孤男不能共处一室的时代,也庆幸我们住的是两室一厅。如果大妈再年轻个二十年,我一定会无比痛心地跟她说四个字:人艰不拆!

当晚,我和k哥认真思考了大妈的问题。思考的结果是k哥继续他的码字生涯,朝那个伟大作家的目标前进,我则开始有了另外的打算。虽然我也很喜欢文字,还是透入骨子里的那种喜欢;虽然我也想成为伟大的作家。但现实太赤裸了,连馒头都开始涨价,我也清晰地认识到由“坐家”到“作家”的过程是极其漫长和痛苦的。我对生活的最高要求是希望每天早晨能吃上一碗牛肉米粉,而现实是我只能吃上青菜米粉。当时我的退稿数停留在了25次,k哥的退稿数是78次。
    
一个月后,k哥的努力总算有了回报,一家出版社愿意出版他的那部长篇巨著。k哥说要请我吃饭,地点自然是街边的那家小吃摊。那晚k哥自是很得意,酒还没喝便夸口以后成名了想去哪就去哪。我理解当时k哥的心情,理解一事无成的我们对于成功的渴望。趁着酒性我们扯淡了很多未来虚无缥缈的事,无非是一些将来有钱了要去哪,做什么事,怎样腐败堕落之类虚幻的东西。我问了k哥一个问题,你喜欢什么样女朋友?k哥无比正经地回答:喜欢包邮的……原来我的问题这么低级趣味。最后k哥是被我扛回去的,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他喝醉。

接下来的日子里k哥都在焦急和期待中度过,出版社那边却始终没有消息。那时k哥把所有的希望和努力都寄托在了那部长篇上,只想着靠它来坚持往下走的道路。因为那时k哥已经失所失,被生活逼到绝境了,他已走到了青菜米粉都吃不起的地步。

又过了一个月,出版社有了消息,那家被k哥寄予所有希望的出版社因为出版黄色书籍被查封了,k哥的那部长篇巨著被列为禁版书刊,以后都不能再出版了。确认这个消息后,k哥说要请我吃饭,又在同一个地方,上了很多酒。我本以为k哥会先沉默忧伤地喝上几瓶,再诉说自己的悲惨遭遇,情绪高涨时还不忘失声痛哭。但k哥只喝了一口便安慰我,你看,这就是生活!我也试着安慰k哥,别灰心,受点挫折没关系,慢慢来嘛!我怕k哥是用真心在假装坚强,但他却一直很清醒,直到把桌上所有的酒喝光,一趟厕所回来后依然精神奕奕,然后用无比沉重的语气跟我说,做啥也别做文艺青年……

之后k哥的状态出乎我的意料,他没像我料想的那样一蹶不振,也没有一个人缩在房间里黯然伤神,他看上去很正常,不像一个内心世界刚坍塌悲伤无以修复的人。他像是在告诉我,我们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在困境中到底有多坚强,除非我们只剩下坚强。

在三天的无所事事后,k哥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卖掉了自己的电脑,在市区找了一份工作。我很不解,怎么我都没开劝,他就自行想通了,这也太不给脸了。k哥从郊区搬到了市区,说是上班方便。而我因付不起两室一厅的房租费也从郊区搬到了另一个郊区。其实那时我已放弃了码字,经同学介绍为一家文化公司写偶像剧。投资人的要求很高,剧写得既要好看又要好卖,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从模仿开始,于是窝在租房里看了半个月的韩剧。最终我写出了一个大纲,剧情狗血得不行,心里想的是先拿这个糊弄一阵,不料老板很满意,对我说,不错嘛,就按这个写,每集给你一千块。我带着老板的肯定回到了郊区的单租房,开始写狗血剧。那时,星城已是深秋季节。
    
两个星期后我才收到k哥的消息,他工作很忙,一天到晚在外面跑。他跟我抱怨市区的公交真是挤,生活真是匆忙。虽然他和我同处一个城市,但见面的机会却很少。k哥的工作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而我在郊区处于基本不出门的状态。日子像白开水一样无味,我过着简单又重复的生活,每天起床,开电脑,关电脑,睡觉。手机停机,QQ半月登一次,切断了跟外界的所有联系,只想着快点把偶像剧写完。叶枯河浅,两个月的闭关结束,我把写好的剧本交给老板。料想之中,老板看了剧本后没有特别的兴奋,但还是给了我两万块钱。我打电话给k哥,说要请他吃饭。k哥在电话里说,正巧我要走了,就当离别饭吧!

地点是我和k哥以前常去的那家小饭馆,几月不见k哥明显比之前精神了很多。我问k哥怎么说走就走?k哥反问你以为我前段时间那么拼命的工作是为了什么?我就是想离开这里,去其他地方看看!我问还会回来吗?k哥点点头,之后又摇摇头。真的如无不散的宴席,临走前k哥劝我去找份像样的工作,别死磕在一个地方。人有时候就很矫情,拼死地作贱自己也不肯低下高贵的头,可我怎么老觉得自己与这类人相反。

k哥坐火车去了北方,那时北国已经在下雪。星城也渐渐寒冷起来,我又成了无业游民,不想出去找工作,也不想再写那狗血偶像剧。一个做动漫产业的朋友找到了我,让我帮他写剧本,但我没写过动漫,朋友建议我可以去看看喜羊羊。于是我又锁在在房间里看喜羊羊,那段时间满脑子的平底锅,真到提笔写的时候发现智商已倒退了两条街。我最后还是婉言拒绝了朋友,这东西实在写不来。无字可码的日子里总期待做点其他事,对于大多数高校毕业生而言,能选择的要么考公、要么考研、要么工作。我不想走体制内,更懒得去工作,所以把目标定在考研上。可考什么成了一个大问题,想了许久发现考什么都有打酱油的成分,不过k哥一直对岛国文艺片情有独钟,干脆就去考个电影吧。

星城的冬天很冷,我从郊区搬到了大学城附近,因为可以去学校图书馆复习。考研是件很艰苦的事,比写故事还要枯燥,我每天的娱乐时间就是晚上回到单租房后看一部电影,看的时候心里还要安慰自己这是专业复习。当时的k哥已经跨过长江,跨过黄河,穿过大兴安岭,去到了中国最北端。我问身处漠河的k哥那里冷吗?电话里传来呼呼的寒风声,k哥高喊了几句手机便挂了,我猜是他边的信号断了。星城最冷的时候,我在一个陌生的图书馆里看书复习;而这座城市最热的时候,还是半年前我跟k哥在廉租房里摆四台风扇疯狂地码字。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是会离开这里的。考试的那天,星城下了很大的雪,出门的时候天空还飘着细雨,我特意去买了一副手套。但考前没喝红牛,考完后心里很忐忑。那时已快接近过年了,两个星期后我回到了老家,过了一个不安稳的年。

在家里待了两个月,又回到了星城,期间我没向家里人透露考研的事。成绩出来后,我惊讶了,竟然进了复试。打电话给k哥,那时他正在贺兰山脚,k哥也惊讶了。我没脸皮地向k哥炫耀,以后我也能拍电影……复试比较顺利,而真正等到学校的通知书到手已是两个月后的事了。我再打电话给k哥,他已到了敦煌。他跟我说,下一站是西藏。

我问你怎么一直在路上?k哥没有回答,倒是劝我,你应该出来走走,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我不由骂道,你丫现在装文艺,当初谁劝我不要当文艺青年来着。k哥笑道这个和那个不一样!我开玩笑说你可别死在路上,没人替你收尸的。春去夏来,星城又开始燥热,在去学校的前三个月我找了一份网编的工作,工资低得可怜,只能维持基本的生活。k哥真的去了西藏,他在空间发了许多在拉萨的图片,相比一年前,他似乎更年轻了。我很羡慕k哥有说走就走的勇气,敬佩他能按自己的意愿做那么多事,而我依然憋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不久后要去一个不大不小的学校。  

等待的日子总是最煎熬的,我越来越期待快点开学,好去新学校。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是一名迷惘的毕业生,k哥给我指了一条明路。虽然那条明路我们都没走成,最后还造成悲伤结局,但那段日子里却有着不少的快乐。我给k哥打电话,不过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空间的动态也很久没更新了,我给他的许多留言都没收到回复。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k哥出事了。这种预感在一个星期后得到了证实,k哥离开拉萨后,一直是搭车出藏,也就是那天他搭的一辆自驾车在川藏线坠崖,一车无人生还。我之前开的玩笑算是验证了,不过k哥的尸体还是有被找到。得知这个消息后,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只明白一点,你看!这就是生活,比我写的偶像剧还狗血,但它又是无比的真实。

我知道k哥的QQ的头像再也不会亮了,去他空间找那些在西藏的照片,无意间看到他在拉萨河边照的一张相片,风衣长裤,一脸的阳光。照片下面的文字说明是他留给了我的一段话:如果有时间去了西藏,你可以去拉萨河走走,我在河边埋了一个小盒子,你要是能找到,就好好收藏它吧……我不知道自己以后是否会去西藏,更不知道能否在拉萨河边找到k哥埋下的盒子,我猜盒子里装的是k哥那部长篇巨著的底稿,可后来想想k哥应该不会那么无聊,跑一趟西藏最后还把命搭上,就为埋下一个小盒子。不过那是他在世间留下的东西,再怎么说我也要把它找回来。目前是去不了,我还得去远方上学。如果真有机缘,十年后我去拉萨,就让我找到它吧!

k哥离去后,我在星城待了一个月,终于离开了这座城市,一个人去了沿海。

时光那个走呀,莫回头哟。
0
2
微博
0
粉丝
4
帖子

发帖
4
青蔓币
22
达人币
1
我要推荐
uxusase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01-04
唐人街探案热映,你怎么看张子枫诡异的笑?
[size=32px][size=12px]最近,由陈思成导演,王宝强、陈赫等主演的电影《唐人街探案》热播,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该火的没火,该上头条的没上头条,直接被张子枫把所有的风头给抢走了。咱们慢慢往下掰扯。
[img]http://photocdn.sohu.com/20160104/mp52010694_1451875600922_2.jpeg[/img]

[size=16px][size=12px]张子枫《唐人街探案》剧照



张子枫和刘昊然

电影《唐人街探案》上映数日,票房持续走高。“演技神童”张子枫在电影中全新尝试腹黑少女思诺,以她火力全开的演技给了观众一个意外的惊喜。日前的张子枫媒体观影邀请专场气氛火爆,张子枫更是获好评不断,成为了《唐人街探案》中亮眼的一笔。

张子枫《唐人街探案》戏份亮眼 另类尝试别样萌点

在以喜剧为主基调的《唐人街探案》里,张子枫却饰演了与喜剧完全不沾边的思诺。纯真与神秘,善与恶同存在一个人身上,使得张子枫的戏份尤为亮眼。在日前的张子枫媒体观影专场中,张子枫特意到场介绍自己所饰演的角色,并感谢大家来到现场。观影结束后,观影媒体纷纷为张子枫的演技点赞。

没有人能想到,《唐人街探案》里最腹黑的大反派,真正的幕后杀人凶手居然是小姑娘思诺。观众更惊叹,一个小姑娘居然有如此的高智商,策划了一个如此缜密的案件。关注威信公众号wx17house回复唐人街探案即可观看。张子枫单纯天真的外表更是与思诺腹黑的内在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萌。张子枫的另类尝试再次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天使恶魔一秒切换 张子枫腹黑笑容吓翻众人

思诺最精彩之处莫过于前半部分天真烂漫,后半部分腹黑神秘。而在最后的一笑中,又从令人背后发凉的邪恶一笑一秒切换到人畜无害的纯真笑容,完全没有留给观众心理转换的空间。

思诺因为经历了同龄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所以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与缜密。张子枫原以为最后的那一笑对自己来说很难把握,没想到当自己真的去尝试的时候发现并没有那么难。自称“疯子张”的张子枫以她爆棚的演技吓翻众人。面对观众的反应与称赞,张子枫笑称“原来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小恶魔”。

而整部电影最大的亮点却是张子枫最后那诡异的笑,真的有点吓尿了的感觉,来来,大家体会一下。



张子枫诡异的笑本来看唐人街探案是奔着喜剧片看的,结果成了惊悚片,我表示被张子枫那诡异的笑给吓到了,坏人是不是都应该这么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