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蔓
  1. 1
  2. 2
  3. 3
  4. 4
  5. 5
  • 3429阅读
  • 0回复

[经典转帖]柳如是:此生予君一红豆,苍颜白发也相守 [复制链接]

离线宸曦
923
微博
34
粉丝
2094
帖子

发帖
2094
青蔓币
10901
达人币
997
我要推荐
商女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4-22
此去柳花如梦,英雄美人的时代已成为茶余闲话,然而此情不悔、不改、不尽,任这百年悠悠历史的褒贬洗礼,她依然如一个时代的样本,依然是那秦淮河畔永不衰败的桃花美人,一步一挪,尽是风情。

万茜的柳如是,做足了前戏,风韵犹然,才情尽在,甚至连那与风尘难长存的爱情,都带着最美丽的姿态,不论是等待,抑或者盛开。她就是那汪洋之中的一叶孤帆,漫船远方,只为那一座栖息岛屿,哪怕他朝夕不保,也甘愿死生与共。

秦淮八艳诸如寇白门、柳如是、李香君、董小宛等等,自是红纱帐暖,美人如玉,男人眼里的如珍似宝。然这需此生坎坷千百回,方得最后归宿,洗尽了浮华往事,从此只需淡描眉,轻抿胭脂,一身素衣,再不用百花锦缎,摇曳生姿。中华文明五千年,自唐朝的红佛女到明末清初的她们,哪一个不曾抱有“妇人贞洁,从一而终”的纯粹的梦呢,可命运出身却不许她们妄自抉择,甚至她们之中鲜少有几个能够与所爱之人相伴终老。红尘多可笑,贪念嗔痴掺杂了多少饮不尽话不完的苦。

说回至电影中来。

瞧那陈子龙仪表堂堂,书生仗义,到头来却是怯懦退缩之辈,前途仕路重要,难道爱情就该弃如敝履吗?难道风尘女子就活该被愚弄活该成为风流快活之后的残羹冷炙吗?她柳如是偏偏不,自此,杨影怜就死在与陈子龙醉生梦死的南柯梦中,谁也别牵挂,谁也别留恋,走自当走得潇洒,走得堂堂正正,走得干净利落。那夜,她看着董小宛的花轿消失在暗夜的巷弄,消失在烟花绚烂的背后,恰如这她这牵绊她前半生的感情,一并被这漆黑的夜吞噬,与烟花同逝。

后来她遇到钱谦益,当算是她最好的归宿了。都说男人年轻时不知珍惜,到年老时才会对爱人百般疼惜呵护。三十六岁的年龄差,呵,那就跨越时间的沟渠来拥抱彼此,倾杯对饮,畅谈诗词歌赋,人生堪能不快活?可又似是这片头柳如是自白所说,“我生错了时代”,试想若不是因这乱世,陈子龙也未必会那样快离开,那她还会遇见钱谦益吗?她是否会与陈子龙执手偕老?是否就委屈了自己在半夜三更偷偷摸摸的嫁给别人做小?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若不是这乱世,兴许就不会有那“最是西泠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更不会有“海内如今传战斗,田横墓下亦堪愁”的相遇呢。

初遇钱谦益,她就似乎被他的才情所吸引,青年才俊再也入不得她的眼,她爱慕他学识才华,爱慕他温文尔雅,爱慕他历经风霜雨雪却依旧体贴的心。她只稍一眼,霎时间四目相对,像是要将彼此纳入生命里。

说起那钱谦益,他也的的确确真名士,当真为她抛了花轿,去了盖头,以匹嫡之礼迎娶,陪她挨着乡间邻里的指点谩骂,陪她乘着花船穿过了重重地世俗眼光,穿过了三十六年的岁月悠悠,这样的爱情,她不远万里,长途跋涉,终于抵达。

“梦里本是伤心路。芙蓉泪,樱桃语。满帘片花,都受人心误。遮莫今宵风雨话,要他来,来得麽?安排无限销魂事。砑红笺,青绫被。留他无计,去便随他去。算来还有许多时,人近也,愁回处。”

再后来,明灭,清军入关,百姓们纷纷剃了头,梳起长辫子来也毫无反抗怨言。是呀,对于百姓来说,什么朝代不重要,谁当皇帝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田,他们的日子,他们的悠哉生活会不会变。可惜钱谦益最后献了城,剃了头做清官,可说实在的我宁愿相信他是为减少生灵涂炭,减少自相残杀的血肉横飞,我相信他翩翩君子之态内里的一颗慈悲的心。我记得书中道柳如是穿着朱红的明袍,击鼓抗清的一幕,电影里并未表现出来,不知其因为何,也无需追究,毕竟电影仅九十分钟,诠释她一生,这也算尽美。

在钱谦益最后的日子里,他们相搀相伴,共度余生实为最好不过了。前半生的浮沉往事都成了过眼云烟,当下平淡的日子才是爱情之后最真实朴素的滋味,粗茶淡饭,亦珍贵。再没有生世浮华,茅屋一所,古树一颗,诗书几卷,炊烟袅袅,哪怕是清淡无味的凉白开,也自有它引人入胜之处,而对于钱谦益和柳如是来说,这从此与往日再无瓜葛的归隐生活,才是他们颠颠簸簸的前半生所换的来之不易。

想起少时读柳如是,感叹她一生颠沛,最后得与钱谦益相守,源及那时我尚年少,对于英挺俊美的男子自是毫无抵抗之力,于是心下觉得,柳如是当与青年陈子龙相知相守才是真,这钱谦益个老翁样子,头发花白胡须大把,满脸沧桑相,哪里担得起柳氏貌美如花。可如今看来,却是另外一回事了,柳曾说“但求有一人知己,死且无憾”,钱去京城为官之后,柳氏在家遭逢儿子欺辱,后来钱告病南回,亦有人同他诋毁柳隐,说她不安妇道,与人有染。然钱只心护她:“士大夫国难时尚不能守节,何况一无依无靠的女子。”

纵是白发红颜,暗香如尘,锦绣诗篇俱已成灰,抛洒去这凡世河水湍湍,无踪无影,至今凭念河东君者,尚有几人?
0